忍者ブログ
約束のない明日であろうと 君の立つ場所に必ず舞い戻ろう
[26]  [25]  [24]  [23]  [22]  [21]  [20]  [19]  [18]  [17]  [1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一) 亞歷山大•齊格飛•羅嚴克拉姆
“什麽嘛!那個討厭的傢夥!以爲自己是誰呀!我可是當今的皇帝陛下呀……雖然還小……”似天使一般的金髮的孩子一邊不服氣地嘟囔著,一邊向希爾?太后的寢宮走去。
“媽媽~~”委屈地撒著嬌,“媽媽,菲力克斯好討厭哦……”
還沒聽完理由,希爾?便質問道“又吵架了!?那麽到底是誰對誰錯呢?亞力克?”
“……媽媽”知道自己理屈,亞力克低下頭,小心謹慎地觀察著希爾?的神情,“我知道自己錯了……”
希爾?滿意地點點頭。
“媽媽,再給我講爸爸的事吧!”
“那麽,亞力克喜歡什麽樣的事呢?”
“爸爸也有一個好朋友嗎?”
“恩,很好很好的朋友……亞力克,知道自己爲什麽叫‘亞歷山大•齊格飛•羅嚴克拉姆’嗎”
亞力克搖了搖他那美麗的金髮,好奇的想知道下文。
“‘齊格飛’這個名字,是……”
還未等希爾?說完,小亞力克有點不高興地問:“媽媽,爸爸也真是的……‘齊格飛’,這個名字好俗哦!……我不太喜歡……”
希爾?不禁驚奇的望著眼前的這個金髮天使,心中沖過一股暖流,默念著“陛下”,眼眶也便得晶瑩……
“媽媽,媽媽,怎麽了?”希爾?抹去了未流下的淚水,流露出甜美而幸福的笑容:“沒什麽……‘齊格飛’這個名字是亞力克父王在世時最好的摯友的名字哦!是爲了亞力克的父王而獻出自己生命的人的名字。所以,亞力克要明白父王的用意,要好好地珍惜朋友呀!”
“恩!”
希爾?又接著講了許多吉爾菲艾斯大公和先王萊因哈特的事,亞力克也很認真地聽著……
“媽媽,明天我一定要向菲力克斯道歉……雖然我總是說他討厭,但我知道,他都是爲了我好……我覺得,他爲了我,一定也會象吉爾菲艾斯大公那樣做的……”
“是呀……”
“但是,媽媽可不能把我剛剛說的話告訴菲力克斯哦!否則他就更‘囂張’了!我去姑姑那裏了,媽媽再見!”
希爾?溫柔地親了一下兒子的額頭:“去吧,別調皮哦!”
(二) 曲奇餅
“爸爸……”?棕色頭髮的孩子面對著現任的國務尚書,帝國的無價之寶——米達麥亞元帥。
“菲力克斯又和亞力克大公吵架了嗎?”疾風之狼灰色的雙眼望著兒子,等待著回答。
“恩……可是,這次亞力克真的做得不對,但我覺得……我說話的口氣太重了些,所以,我想向他道歉……但是……但是……”菲力克斯的聲音漸漸變輕了,一付十分爲難的樣子。
還是米達麥亞尚書瞭解兒子:“但是又怕他賭氣不接受?”
“……”沈默代表了肯定。
“哎呀,真難辦!和先王脾氣真像呐……”元帥不禁這樣想,但總得給兒子出謀劃策來應付這個宇宙第一倔強的孩子吧。
“菲力克斯,你和亞力克大公一直處得很好,不是嗎?雖偶有口角,不是很快就和好如初了嗎?亞力克大公雖然任性、倔強了些,但並不是不講理的人,所以明天給他講講道理,再道歉,應該沒問題了……”
“恩……啊,還要帶上亞力克愛吃的媽媽做的曲奇來‘賄賂’他!”菲力克斯帶著壞壞的笑容望著米達麥亞。——至於艾芳瑟琳夫人的料理,皇妃和大公都是讚不絕口的。
“恩!恩!真是個好主意。”米達麥亞對兒子的‘壞心眼’滿意地點了點頭,一副自豪的神情。
第二天。
“菲力克斯!”?草茵茵的地平線上閃耀著那熟悉的金髮。“亞力克,要不要……”
“菲力克斯,要不要吃姑姑做的曲奇餅?(至於爲什麽是姑姑而不是媽媽,小R不說,大人們也明白吧?……看看楊夫人……汗)槍在菲力克斯之前發言,仍是那個如平日一樣清澄、令人舒暢的聲音。
如天使一般的那個人,充滿爽朗的笑容的那個人就站在面前。“當然!要不要比一比我媽媽和大公妃的手藝呢?”菲力克斯拿出了準備好的曲奇……
“哈哈……”幸福的笑聲又把亞力克帶到了希爾?的故事中……
“亞力克的父王曾說過,他和吉爾菲艾斯大公吵架後,吉爾菲艾斯大公就會送他可口的甜點。還有一次,亞力克的父王反駁道‘你以爲這樣就可以賭注我的嘴了嗎?’大公卻回答‘我想可以’,結果你父王還是受不住甜點的誘惑呦!”
……
兩人開心地吃著宇宙中數一數二的美味,亞力克驀地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嘟著嘴埋怨道:“菲力克斯!你認爲用點心就能打發我嗎?”
菲力克斯苦笑了一番:“我想……這次應該可以……”
亞力克也不禁咋了咋舌,——是巧合嗎?,之後,草地上又被歡笑聲填滿了……

(三) 背叛者
於是18年的光陰很快就過去了,在此期間,已經掌權的羅嚴克拉姆王朝第二代皇帝——亞歷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和身任帝國三長官之職的菲力克斯•米達麥亞大公之間也有過幾次規模不小的爭執,但都像以往一樣在歡笑和甜點以及酒之間和平解決了。所以,仍舊是他人?慕的形影不離的一對。
突然,有一天。
“母親大人,去世的奧斯卡•馮•羅嚴塔爾元帥是怎樣的人呢?”
“亞力克!?爲什麽……爲什麽要問這個問題?……”一片陰雲籠罩了希爾?。
“因爲書上只說他是曾經和米達麥亞尚書閣下以‘帝國雙璧’而聞名遐邇的名將,後來卻成了王朝的第一個背叛者,但我不覺得和那個‘米達麥亞’成爲知心朋友的人會背叛,所以……想瞭解更多,如此而已。”
希爾?稍稍放下心來,儘量客觀地向亞力克講述著:“應該是個偉大的人吧。一個在宇宙中只向一個人低頭的男子,而且……他的忠誠心一直到死……都沒有改變吧……在他死前,爲你父皇在新領土上做了大掃除,而米達麥亞元帥也曾說過,他的遺言是‘皇帝就拜託你了’。而且,他、米達麥亞元帥、吉爾菲艾斯大公和你父王的友誼也是帝國公認的,所以……”
“那麽,他爲什麽要背叛?他有什麽不滿?”充滿了青年人特有的鋒芒畢露的氣勢。
“正因爲他是個自尊心極強的人,所以,被人誣陷而被迫反叛,還不如自己舉叛旗吧……至少他這樣認爲……”
這時出現在希爾?面前的表情不禁令她後悔說這些話。亞力克冰藍的雙眼閃著寒光:“也就是說,他仍舊是一個背叛者嘍!對於‘背叛’,不需要什麽冠冕堂皇的理由吧!聽菲力克斯說,他還有一個兒子呢!”
“菲力克斯?”憤怒、恐懼、不安、疑惑似鐵桶般禁錮著希爾?。
“哼!那個人的兒子若無事就罷了,若敢危害王朝,我和菲力克斯決不會饒了他的,我會讓他知道羅嚴克拉姆王朝的威嚴是決不可損害的!!”
“亞力克,你……真像你父親……”
“這是對我最高的褒獎!不過,菲力克斯無論是相貌還是氣質,還是性格,都不太像米達麥亞夫婦呢。這就是基因變異吧……”
亞力克走出了房門。
恐懼、不安的?影不斷地侵襲著希爾?……
(四)國務尚書的決定
在亞力克離開不久後,皇太后秘密召見了米達麥亞國務尚書。
“尚書閣下,是您將羅嚴塔爾元帥的事告訴菲力克斯的嗎?”
“恩……”
“夫人同意嗎?這種事……”
“正是夫人勸我的,本來我認爲就這樣下去也沒有關係。但是艾芳認爲,有絕對的必要告訴那孩子他生父生母的事,但要慢慢地說,太突然可能會造成反效果……”
“難道告訴他們就不會有反效果嗎?”希爾?有些激動。
“這個,我覺得,把這件事的真相告訴他們比把他們蒙在鼓裏好得多,由我們告訴他們,而不是讓他們自己胡亂猜測偏離了真實以至相互猜疑,要好得多吧?他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有自己的價值觀、人生觀、和判斷力。我們的任務是告訴他們真相,接下來如何做,就看兩個年輕人的努力了,我相信他們會有好的結果的,不是嗎?”
“……”
“再說,無論是相貌,還是其他方面,菲力克斯都與我們夫婦相差很遠呐……再說羅嚴塔爾元帥的相片又不是沒看過,只是沒意識到罷了。聰明如他們,不會不瞭解到的吧……”
“可是……亞力克說背叛是沒有任何藉口和理由的……”希爾?將剛剛和亞力克的談話告訴了米達麥亞。
“是嗎?”疾風之狼閉上雙眼,深呼吸了一下,“皇帝陛下那樣認爲嗎?”大概在戰場上立下無數武勳的他也感到有些難辦吧。
希爾?默默點了點頭……
靜寂籠罩著二人。很久,希爾?露出微笑:“事情會好的,我相信他們,因爲羅嚴塔爾元帥的兒子不是別人,而是——菲力克斯。您認爲呢?尚書閣下?”
“恩……”
(五)猜測
身爲獅子泉七元帥之一的耶爾涅斯特•梅克林格已於10年前退役,專注於藝術的創作了。而他也將於近日在費沙美術館舉辦他個人的第三次畫展《黃金獅子旗下》——一些開國功臣的肖像畫及一些重要事件爲主題的畫。
對於這個展覽,七元帥、一級上將和一些高官都會到會,並不是專門爲了參觀展覽——他們對這個也並不是很有興趣的——不過卻是朋友相聚的好時間。當然,亞力克和菲力克斯也就不得不到會了。
參展當天,出於禮節,身爲晚輩的亞力克和菲力克斯自然要先到會場。梅克林格先生很熱情地招待了他們。由於時間尚早,亞力克便提議去先睹爲快。
“這些畫對我們來說,實在是熟悉不過了,書上幾乎都有類似的照片,但在梅克林格先生筆下卻有些不同呢,菲力克斯。”亞力克帶著讚歎的語氣,“哪里不一樣呢?照片上不是應該更真實嗎?”
菲力克斯仔細欣賞著,回答了亞力克的疑問:“因爲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更接近真實吧……這些畫會帶有梅克林格先生的感情吧,所以人物的個性和特徵就比照片上豐滿得多了……是這樣吧。”
“菲力克斯!你有藝術家的細胞!”亞力克半開著玩笑。
這時,兩人來到了一幅畫前。
“帝國雙璧——奧斯卡•馮•羅嚴塔爾元帥……那個背叛者?”
“亞力克!不可以這樣說,父親說他是個很偉大的人!”
“……母后也這樣說,不過我卻是不太明白……”
兩人擡頭看著那幅畫:羅嚴塔爾元帥,?棕色的頭髮,俊俏的面龐,以及傾倒無數美人的金銀妖瞳——藍色的散發著野心與銳氣的左眼,深沈的難以捉摸的右眼……
亞力克看著,不自禁地說道:“菲力克斯,你和他……”
亞力克先是吃了一驚,下一秒便發覺菲力克斯也久久地望著那幅畫,從他的眼神中也可以看出,他現在所想的,應該和自己一樣吧……
隔了好久,菲力克斯才慌慌張張地問道:“啊,亞力克……有事嗎?”
“不……啊……那個……元帥們大概來了吧……再不去大廳,就失禮了……”
“恩……是啊……”
這時,兩人所想的,應該是——“這是真的嗎?但願不是吧……”
(六)不眠之夜
戰友會在歡樂的氣氛中戀戀不捨地結束了。每個人都很開心,畢典菲爾特元帥還不停地抱怨時間過得太快了——但是,兩個年輕人卻仍舊陷在猜測與不相信以及幻想的沼澤中——甚至覺得難以呼吸……
“菲力克斯……他會是羅嚴塔爾元帥的孩子嗎?答案若是肯定的,我又該如何面對他?我……那個背叛者?……”希爾?的話又回響在亞力克耳畔——“你以後會明白的,他是個偉大孤傲的人……”
“我是?……不會的……父親……是羅嚴塔爾元帥最好的朋友……”
米達麥亞家。
“父親,有個問題想問您……請您一定要給我答復!”
疾風之狼面對著兒子從未有過的認真嚴肅的表情,已經意識到了兒子要問的問題。嘬了口咖啡,溫和而正色地回答:“好的,我也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非說不可。”
“……可能十分失禮,我……我是父親親生的嗎?”
果然啊……米達麥亞想道,乾脆地回答了菲力克斯:“不是。”
“?……”意料之中嗎?但也太直接了吧……
“你是羅嚴塔爾元帥的孩子”米達麥亞看了看菲力克斯的神色,繼續說著,並將事情的原委一一道來。
…………
“我……我該如何……我該如何面對亞力克?”
“菲力克斯•馮•羅嚴塔爾,唯一這件事,要你們自己解決!”
“……是啊……”此時菲力克斯似乎才感覺到米達麥亞對自己的稱呼,堅定地說道,“父親,我是菲力克斯——菲力克斯•羅嚴塔爾•米達麥亞!!”
米達麥亞什麽也沒說,只是笑笑,心想:“這樣很好……這個孩子……他們一定會有一個美滿的結局的!”
另一方面。
“母親,菲力克斯他是羅嚴塔爾元帥的兒子……是嗎?”
希爾?有些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是嗎?……那個背叛者的兒子不是別人……而是……菲力克斯麽?
今夜,兩人都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七)海尼森之旅
幾個月過去了,兩位年青人就象什麽也沒有發生過——也許是他們儘量做到不去想些什麽吧。
又快到6月1日,每年這個時候,兩人和希爾?皇太后以及一些元帥們總會受邀前住海尼森去商談一些事務,更重要的是去參加那個不敗的磨術師的祭典——那個曾經令國所有將帥——包括先帝——頭痛的敵將。
果然,亞力克又收到了尢裏安,敏茲先生的邀請函。亞力克在第一時間將這件事告訴了菲力克斯。對這兩個年青人來說,敏茲先生這個長輩十分特別,是個十分隨和又很好說話的人,他們喜歡敏茲先生的一些觀點——儘管敏茲先生總會說那是楊教他的,他們沒有見過楊威利,但他們想,敏茲先生大概就是他們眼中的楊吧。又能到海尼森那個奇妙的地方,實在是這些日子來可以大大輕鬆一下的好事。
一行人到達目的地,已是5月27日的事了,兩人在忙於外交的同時,當然不會忘記和敏茲先生共度一段有意義的時光。
於是,不知不覺間便到了6月1日祭典的人密密麻麻地佈滿廣場,可謂萬人空巷。忽然,人群中引起一陣騷動。
主席臺上的人還弄不明白怎麽回事時,亞典波羅元帥,從事群中擠上來,對敏茲先生耳語了幾句。
敏茲先生十分吃驚,然後宣佈祭典正常進行後,向帝國的一行人表示有事商談。
衆人迷惑不解地靜坐在敏茲先生的辦公室。
“——事情是這樣的——有人想要行刺亞歷山大(大人們,尤裏安這樣稱亞利克比較親切地說~~)”
菲力克斯關切地看了看亞力克。亞力克顯然是一副輕蔑的神情。
“行刺”
敏茲先生點了點頭,“犯人已經抓住了,鬧出這種事情,實在是十分抱歉——”
“敏茲先生不需要抱歉,畢竟您對這事一無所知”亞力克冰藍的雙眼泛著冷峻的眼神,“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麽大膽!”
(八)高登巴姆事件
犯人被帶了上來,只見那人面目臘黃,不停地掙紮著“殺!殺了那個小子!那個金髮小子的兒子!殺~~~~~~”一聽到這句話,畢典菲爾特立刻給了他一訖耳光,他的脖子擬乎要斷了擬的,但那令人不快的聲音仍然劃破空氣,傳入衆人耳內“你們怎麽能如此對我!我~~~我可是你們的黃帝殿下,我可是高登巴姆王朝的皇帝——艾爾威•由謝夫•馮高登巴姆!”
聽到犯人的名字,衆人不禁吃了一驚,那男子仍舊喘著粗氣,然後是一陣狂笑~~~
正在這時,一名帝國士兵匆匆跑了進來對克斯拉元帥耳語了幾句。他的臉上浮出了吃驚的表情。
“陛下,大事不好了,首都費沙發生暴動艾齊納哈元帥正在維持治安,還請陛下早日還都……”
“……”也許是憤怒到了極點,亞力克好久才擠出話來:“事不宜遲,下午便離開海尼森!”
菲力克斯依舊有些擔心地看著亞力克。
“敏茲先生,讓您看到這種鬧劇,真是不好意思,我想不得不儘快趕回去”。
“不,我們也有責任,謹希望您能儘快處理,也許這是關係到整個宇宙的安危的事……也許是……”。
“地球教的殘黨?菲力克斯不禁問道。”
敏茲先生點了點頭。
亞力克輕蔑地冷笑了一下:“菲力克斯,好像要忙了噢!”
於是,這一連串事件便稱爲高登巴姆事件。
(九)裂痕
帝都費沙
亞力克怒氣衝衝地紮進辦公室。
“亞力克!”菲力克斯沖進去,“亞力克!”
“……”一聲重響——那是憤怒地拍桌子的聲音。
“亞力克!”
“菲力克斯你打算如何處置那個無理者?”
“亞力克……我認爲只要將他監禁或送去精神病院……”
憤怒的獅子打斷了他的話:“只有這樣!?雖然現在動亂已經制止住了,但是,有多少無辜的人爲這件事失去了他們的生命!又有多少人爲他們死去的兒子、丈夫、父親傷心!”……而且……艾齊納哈元帥又受了傷!”
“冷靜一點,亞力克!但是,他也是受害者啊——被地球教下毒控制——調查後的結果你是知道的——他被強迫的,他想過平靜的生活他——”。
又是一聲打擊桌的聲響。“……”
“亞力克,你……是不是因爲他威脅到你的生命……”
菲力克斯忽意識到他自己說錯了什麽,然而亞力克冰藍的眼睛盯著菲力克斯,他憤怒地從牙縫裏擠出了連他自己也不能相信的話:“沒錯,那又怎樣!你算什麽,你不過是那可個背叛者的兒子!你當然是希望爲父親報仇了!我死了你會很開心吧!”
亞力克呆立在原地,渾身顫抖著——不是因爲憤怒了,而是害怕——對自己吐出的話無比的恐懼,你的眼中噙淚水。
菲力克斯低下頭,承受著同樣的痛苦“屬下告退……”
門,輕輕地關上了,隔絕了兩人……
走廊上,傳來一聲聲沈重的腳步聲。“亞力克……我……”
門內,亞力克倒在沙發上,眼淚無聲地流出來:“菲力克斯,對不起!我,我只是擔心,也許我只是多慮,我覺得事情沒有那麽簡單,魯賓斯基死的那一幕……我答應你的要求,做爲對不起……明天會重審他吧……”
(十)歷史重演……還是……新的開始
“亞歷山大•齊格飛•羅嚴克拉姆!我要爲羅嚴塔爾元帥報仇!”持槍的菲力克斯憤怒的臉龐——“萊因哈特大人……告訴安妮羅潔大人……齊格守住了諾言……”倒在血泊中的紅發大公——“我覺得,菲力克斯爲了我,一定也會象吉爾菲艾斯大公那樣做的……”燦爛的金髮天使對著希爾?和藹的面容——又是一聲令人心驚膽寒的槍響,而倒在血泊中的是菲力克斯:“亞力克,祝你幸福……”
“菲力克斯!”亞力克猛地從床上坐起來,驚魂未定,“夢……麽?……菲力克斯……”
第二天,獅子之泉的大殿,氣氛異常沈重。
階下的男子戰戰兢兢地瑟縮著。皇帝羅嚴克拉姆二世宣佈了讓他去精神病院的命令。亞力克偷偷地瞄了一眼身旁的菲力克斯——他似乎特意回避自己的目光……
衆人在放鬆的一刻——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階下的男子忽地將左臂折斷——正確地說是打開——那裏面赫然是一把槍!!
子彈毫無目的地發射了出去,其中的一顆竟朝著米達麥亞元帥飛來!
“父親!”菲力克斯用身體擋在了驚愕的元帥身前,而他卻發現了他身前那一簇再熟悉不過的金髮……
槍聲響過,一切都仿佛靜止了,一切又嘈雜了起來。
犯人嚼舌自盡了,皇帝卻倒在地上,鮮血不停地從左肩上湧出來,菲力克斯抱著受傷的亞力克,眼淚不住地淌下來。
“菲力克斯……昨天……對不起……”金髮的天使閉上了眼睛……
“亞力克!亞力克!……”喊聲劃破了殿內的每一個角落……
接著,是群湧而來的禦醫……
“菲力克斯,放心,陛下已經沒事了,並不是致命的傷。”
“亞力克……說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的啊……”
…………
當一天的第一縷陽光射近窗戶,皇帝的病房迎來了第一位訪客。
“菲力克斯!”
亞力克面對的是溫柔依舊的摯友的臉龐:“不要再說任何‘對不起’的話了,亞力克!這是母親和大公妃一起烤的曲奇餅哦!”
陽光、燦爛的金髮、溫和的笑容…………
“齊格,要和弟弟做好朋友哦!”似乎又聽到了那再也熟悉不過的話語……
這無疑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だけに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HN:
玉葱剣士
年齢:
32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5/04/24
趣味:
ACG
自己紹介:
各种爬墙中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ヴェルダン湖畔喫茶店
トラキア反響壁
最新CM
[12/27 咒]
[12/27 咒]
[12/04 洋葱]
[12/04 某狐狸]
[10/18 水冰?]
ブログ内検索

Copyright © ユグドラルの軌跡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Template by Inori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