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約束のない明日であろうと 君の立つ場所に必ず舞い戻ろう
[94]  [93]  [92]  [91]  [90]  [89]  [88]  [87]  [86]  [85]  [8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ROMAN-星屑の革紐
男体化 拟人化,大部分为漫画版改编 结局改动

DNF 小瞎子&小圈儿(攻受未定)
萌向 温馨向

不适应世界观与事件互相穿越者,自重..............
-----------------------------------------------------

最近和老萨DNF练小号 被这对萌飞 故有此文

-----------------------------------------------------

无法与仰望星空的朋友们分享这份喜悦,那是因为星星离我太远,那光无法到达么?
艾特瓦尔,星星的名字,希望你将来的道路,能够充满光明……
艾特瓦尔,我的名字,然而……无论如何,都无法喜欢上这名字……

“恩……好温暖”日上三杆仍然在酣睡的艾特瓦尔蹭着傍边温暖的什么东西。睁眼,眼前一只如大型犬

科动物爪子的轮廓。
“呜哇哇哇哇!!!!!!!!!!”
一家和谐的早晨从艾特瓦尔的悲鸣中开始。

“哈哈哈哈哈,我只是让他叫醒你而已!”小而整洁的房子里充斥着独臂退役圣骑士爽朗的笑声。
“艾特不是一直想要个弟弟吗?从今天起,这小子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了。因为发生过一些事情,普鲁不

能说话,你当哥哥的可要好好照顾弟弟哟!”
啊……这个阴沉的小子原来叫普鲁啊……雨的意思吗?的确是和雨一样阴沉呢,不过既然爸爸说他不会

说话,那也没办法啊……而且今天还刚好下雨= =+还有那个手……爸爸说他是传说中能通灵的鬼泣~~~~
一边摇晃着悬浮在半空的双腿,一边喝着牛奶的艾特这么想着,往“弟弟”的盘子里夹了一口蒸蛋。
接着抱怨道:“明明是弟弟,更小一点不是更好吗?长得还比我高!”腮帮子不知道是因为耍脾气还是

因为嘴里的食物还没有咽下去,鼓得厉害。

“等下去医生那里吧,顺便也看看普鲁的喉咙有没有可能恢复。”
“恩……”
于是略高的弟弟和矮小的哥哥,以及大大咧咧的父亲,一家三口便这样出了门。
没走几步路,便被朋友们叫住了。
“艾特!!回来后一起玩吧!”
“恩……那个……”
“哇!这个是新伙伴?”
“恩~~~是我的新弟弟呢。”艾特瓦尔似乎对自己当了哥哥十分满意,小脸红扑扑的。
但是普鲁则似乎很怕生,怯生生地往圣骑士的身后躲去。
而前来的朋友们则似乎发现了那只异常扭曲着的鬼手。
“哇!卡赞的诅咒啊!艾特!你怎么会和这样的家伙一起!以后不要再找我们玩了。”同伴们吓得逃跑

了。
普鲁只是意料中的一样,低下了头躲避艾特瓦尔的目光。然后觉得自己的鬼手被拉了起来,放到了艾特

的脸上。
“是他们不好,明明很温暖的~~~”
太好了……还以为早上的事情被讨厌了呢……普鲁这样想着,不自禁地摸了摸艾特的脸。
“哎呀!”不小心,指甲刮破了艾特嫩嫩的脸蛋。
“555555555!!普鲁笨死了!!!”
松开手,小鬼泣无措起来,只听到鬼神们也在嘲笑自己。又被讨厌了吗……?
“哈哈哈!笨的是艾特吧!!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哟!”依次用独臂弄乱了两个“儿子”的头发,神经大

条的圣骑士说道。
例行地检查完眼睛,医生将普鲁带了进去。
“那个……爸爸……”
“恩?”
“普鲁为什么不能说话……明明都可以听得懂的……”艾特开始对弟弟和一般的聋哑人进行对比。
“这个嘛……”看惯了太多世间?暗的圣骑士不知道要如何给年幼的儿子做解释。
“简单地说~就是被坏人欺负得伤到了喉咙吧!恩!”
“那,练好剑术,我一定要找他们算帐!!”
“恩恩~不过没机会了,爸爸已经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啦!”
“爸爸太狡猾了!!”

“试着像以前说话一样,念‘啊——’”医生一边检查着普鲁脖子上触目惊心的疤痕,一边引导着说道


鬼泣的喉头颤抖着,只发出一点点音,便似乎因为疼或者别的什么而猛地摇头拒绝了。
医生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温和地摸着他的头,带他来到了门外。
“哦!医生,怎么样?”
医生看了看孩子们一眼。艾特有点模糊却充满希望的眼神,以及普鲁逃避的目光。
“啊啊啊,你们先出去吧。”在圣骑的催促下,两个孩子默默地走了出去。

“咿呀”随着门再次打开,圣骑士满脸笑容地走了出来。“恩~~~很好~~~~~~医生说,特尔早晚能恢复的

,而普鲁的话只要自己敢说,总有一天也能像以前一样的!所以爸爸还有点事情去办,普鲁还在的话,

你们就先直接回去吧~~~到家只有一条路,不会迷路的!!”
“不要啦!!”艾特抗议着。
“年轻人们要好好培养感情嘛!!”摆摆手,圣骑头也不回地走了。
“爸爸最讨厌啦!!!!”

圣骑士独自爬上镇子最高的山顶,眺望着山下。
昨天,他去邻镇办事,既然已经说好不回家吃饭,便随性地来到了酒吧。说实话那里的治安的确糟糕透

了,否则也不会劳驾到一个退役的圣骑士去做义工。
感觉到奇怪,发现那孩子的时候,他正被一群男人围在正中,四肢被健壮的男人制压着,留下身体肆意

玩弄,身上深深浅浅的新旧伤痕触目惊心,也许是怕孩子哭喊被人发现,声带是从外面被人为烧伤的,

而且伤痕已老。
被诅咒的左手没有抑制的枷锁,却能保持清醒的意志,然而从明显未经锻炼的身手来看,也许是先天就

能通灵的特殊体质吧。
当下怒不可遏的断臂的圣骑士便大开了杀戒,就算自己曾经多么宽容,这样的事情实在是……
叹了口气,又想到医生说的话:“令郎的眼睛……恐怕……”
“爸爸真是没用啊……无法救你母亲的病,连你的痛苦也不能分担……”
没有预兆的,天色却突然又暗了下来,早上明明已经停了的雨似乎又有要下的趋势。“糟糕!!”

“普鲁~~~别走那么快啦!”看着后面跟得很辛苦的“哥哥”,普鲁很想告诉他,鬼神说等下要下雨,却

无奈自己无法出声,只好放慢脚步。
滴答,滴答,哗——
雨就这么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天色一下子暗了下来。
原本就很差的视力,马上便觉得周围轰的一下全?了,艾特瓦尔微微发着抖,跪倒在了地上,一步都不

敢动。眼泪啪嗒啪嗒地混着雨水打在地上。

从来都没有存在过的美丽星空……和不知什么时候都将失去的光……好可怕……呜……

突然,有温暖的怀抱抱住了自己,有点毛燥的头发蹭着自己,普鲁?似乎是想要安慰自己,然后是熟悉

的温暖,牢牢地牵起自己颤抖的手。?暗中,只觉得自己一路哭着,被熟悉地温暖牵引着,忘却了时间

的流逝……
“艾特!普鲁!”半路上,是爸爸焦急地?回的声音……只觉得自己哭得更厉害了。

“对不起……”回去擦干了头发,艾特道歉道。
“没什么要道歉的啦!倒是今天如何?和弟弟一起很开心吧?虽然没想到要下雨,不过以后也常出去玩

吧~能看到很多漂亮的景色哟!”
“爸爸大骗子!!!!”艾特激动地站了起来,从来没有过地对着圣骑士吼了起来,“爸爸明明知道的

!明明这些东西早晚都会消失的!!你和医生的话你以为我都听不到吗!!!呜呜呜……总有一天,爸

爸,普鲁!!大家都会跟夜空一样看不见了的!!”
“艾特瓦尔!!”谎言如此轻易地便被揭穿了,就像要用暴力掩饰一样,圣骑士扬起了手。
以为爸爸要打下来,艾特一下子止住了哭泣,蜷缩起来。当然——手最终却只是温柔地将重要的儿子搂

在了怀里。
“呜…………………………啊啊啊…………为什么要取这样的名字!我讨厌这个名字!!讨厌这双眼睛

!!!!呜…………”艾特瓦尔就这么哭着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普鲁在一旁看着这一切,一声不吭,小小的眉头纠结在了一起。忽然,抄起练习用的木刀朝圣骑士的头

上砸去。
“砰!”
“痛啊!死小鬼,这是对你救命恩人的态度吗!”说着夺过了孩子手里的凶器。
普鲁憋着气,不甘心地看着被夺走的武器,张口!咬手!
“痛痛痛啊!!!放开放开!!”好不容易劝说普鲁松了口,手腕上一圈清晰的牙印。摸了摸鬼泣乱糟

糟的头发,圣骑开口道:“怎么?生气了?”点头“因为我把艾特弄哭了?”使劲点头。
“其实想哭的是我呀……那小子从小就任性得要死……”似乎想到了把艾特拉扯大的艰辛还是别的什么

,圣骑士的目光有点遥远,“嘛~~~你能喜欢这个哥哥当然最好啦~~~~~~~~”

打开房门,普鲁依然能听到艾特啜泣的声音,凑近前,用右手擦拭起艾特眼角的眼泪来。
“?普鲁?”
为了表示自己的心情,普鲁走上前蹭了蹭。
“要一起睡吗?”点头。
艾特一边摸索着腾出地方,一边小心地抓起那只鬼手,果然很温暖……只要有普鲁在身边,我会变得坚

强吗……?
睡前只是抱着手,后半夜,艾特则是把普鲁整个抱了起来。
温暖……虽然你总是说我温暖,但这样被人温柔地抱着入睡,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啊。艾特哥哥……像

星星一样漂亮的艾特哥哥……呃……还流口水?!-0-......

不同环境下长大的人,相互理解应该是很难的,更何况原本就是有缺陷的两人,然而,就像要填埋那段

空虚的时间一般,两人无论做什么都总在一起。
随着年龄的?长,艾特瓦尔的双眼每况愈下,但是似乎习惯了一般,只要普鲁在身边,便也不觉得那么

恐怖了。
夏夜,普鲁带着艾特躺倒在屋外的草地上。
“那……普鲁,你喜欢看星星?”
点头。
“星星……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虽然很早就听说是很漂亮地在夜空里一闪一闪的样子。”
鬼泣不知道该怎样传达自己的想法,只是指了指夜空,又指了指艾特瓦尔。
“恩……我?星星?”
点头。
可是还是不大明白。
此刻的鬼泣似乎比任何时候都急于表达自己的想法,只是不停地指着两方。
“啊……一……特……”
!!
不连贯的,嘶哑得厉害的声音,而且很不准,但是艾特知道,那是想叫他的名字。鬼泣似乎也有点吃惊

,尝试着,发出更多的声音。
“诶……特……艾……艾特”虽然艰难而又慢,但是的确连音也准了很多。
“普鲁~你想说……我是星星?”
点头。
“艾特……”凑上前来,在艾特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嘿嘿,这边也要!”于是在某人的要求下换了一边也亲了一下。
普鲁居然能发出声音了,而且还是叫自己的名字!艾特瓦尔因此兴奋了一夜。

也许原本一切都会平静地发展下去,然而突变往往只发生在一瞬间。蔓延于大陆的诅咒,卡赞的魔爪并

没有特别眷顾近乎盲眼的少年……
对于艾特瓦尔而言,成为阿修罗似乎没有一丝的困难,相反,心眼与波动让他“看到”了更多平时无法

见到的光景,比如——普鲁微妙的表情变化,尽管——仍旧是沉在?暗中的世界,仍旧是星辰无法到达

的世界……
将自己的鬼手覆在熟睡的普鲁同样被诅咒的左臂上……阿修罗俯下了身子……

我们……是不是专门为了彼此而降生到这个世界的呢……只要这样想……就会觉得幸福……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だけに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HN:
玉葱剣士
年齢:
32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5/04/24
趣味:
ACG
自己紹介:
各种爬墙中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ヴェルダン湖畔喫茶店
トラキア反響壁
最新CM
[12/27 咒]
[12/27 咒]
[12/04 洋葱]
[12/04 某狐狸]
[10/18 水冰?]
ブログ内検索

Copyright © ユグドラルの軌跡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Template by Inori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