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約束のない明日であろうと 君の立つ場所に必ず舞い戻ろう
[7]  [6]  [5]  [4]  [3]  [2]  [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古兰历757年,古兰贝王国军远征伊拉克,西南的威尔丹背弃盟约,越过国境,包围了优古维城,如此……动乱序幕被揭开了……。
阳光一如继往地照在威尔丹的玛法城,城街上也依然是人流攒动,喧哗声不绝于耳,也许人们根本未想到如恶魔般的战火将烧这时里…。
在原本已有些乱的街上,突然又添了一把骚动:“抓小偷!抓住他!他是小偷!”一个大胡子的汉子在人群中艰难地“挪动”他那笨重的身体,身后跟着一群似家丁般的人,有的在跟着追小偷,而大部分似乎在看热闹。
而正被追逐的那位小偷,就显得灵活得多了。耀眼的金发如流水一般穿过密集的人群,机灵的绿眼睛自信而轻蔑地瞟了身后的“追兵”掂了掂手上的钱袋:“哼,要追上我,还早呢!”
绿眼睛的少年一边熟练的继续穿梭在人群中,一边不时回头看看那些“追兵”的狼狈相。而少年的身影最终也消失在了追逐者的视野。
忽地,少年两眼一?,一阵晕眩袭来,便一屁股倒在地上,而还未等少年反应过来……。
“真是!走路不长眼睛啊!”如银铃般的声音略带着愤怒,含着倔强。
“……呜……”
“哼!”
少年这才缓过神来,犯人却已走远了,好象是个褐色头发的女孩子,年龄也跟自己差不多吧…。
威尔丹湖畔,夕阳照在波光粼粼的湖上,湖水略泛着紫光,湖畔的草地上,金发的少年双手抱在脑后,绿色的眼睛望着西下的夕阳,悠闲地躺着。不……也许一点也不悠闲,他的脸上写满了不满。
“啊~真倒霉,当小偷还被人偷!那个女的……可恶!,下次找到她,非把她切八块!”
“把谁切八块啊?嗯!?”
少年一骨碌爬起来,望着这个罪魁祸首:
褐色的,有点乱却不失精神的短发,平常的再也不能平常的衣裤,值得注目的就是她胫上的一条不怎么值钱的链子上的坠子——一枚面值最低的威尔丹铜币和腰间的一把短剑“上午谢谢你的礼物哦!”
少年瞪着眼睛:“把钱还我!”
“唔?”少女嘟起嘴:“真是!一点职业道?都没有,东西不能借,不能还!要要就用偷的!”理直气壮的口吻。
“……(无奈+青筋)那你做我拍当如何?这样我就不计较那一袋钱币了”。
“拍挡啊?让我想想好了……”少女一副要整人的模样。
“是啊,怎么样?我是迪奥”。少年的绿眼睛闪过光,也是一副要拉他人下水的模样。
“迪奥吗?我是菲娜!拍挡啊……以后吧,不过你好像有麻烦了,好好应付吧,Bey Bey !”
叫菲娜的少女一溜烟跑了,迪奥刚想追她,却忽然明白少女话中的意思了。
“大家不要让那个小贼跑了!真是,连甘多鲁夫大人亲信的银子都敢偷!”
……
玛法城的地下牢狱。
“啊~~真是倒大霉了!放我出去吧!下次不敢了啦~~”
少年号了一阵子,没有人来。“呜……偷银子被人发现,结果银子没在自己手中被利用反而给那讨厌的女仔给盗了,明明银子不在我这里了,却还把我抓进来,我迪奥为什么今天这么倒霉啊~~”
“你…叫迪奥?”声音是从迪奥身后传来的,也是女声,不过温柔而亲切。
声音的主人是一位少女,自然卷曲的金色长发垂在肩头,一身雪白的司祭服,美丽清纯的脸庞,使她看上去更具有一种神祗的感觉。
迪奥看着眼前的少女,似乎将整天不愉快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张口结舌地答道:“是……是的……我……呃……你……”迪奥只是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笨拙过,而脸颊上的红晕应该表明了他现在的心情。
“我是艾汀。”少女接着说,“你……是因为偷东西而进来的?”
迪奥的脸更红了:“啊……呃……事情……往往……不是……呃……那么简单的……”对方是司祭,直说是小偷一定会被讨厌的,这样想着,自己却更加语无伦次,但是……有些奇观啊……等等……司祭??
处在好奇年龄的迪奥终于找到了岔开话题的借口:“艾汀SAN是司祭,怎么会跑到这种鬼地方啊?”
一抹悲哀浮现在金发少女的脸上:“威尔丹背弃盟约攻打优古维的事……迪奥应该知道吧?我……就是优古维的公女……”
“……艾汀……SAN……???”
“好多人……都因为我而丧失了生命……是我……是我害死了大家……”再也止不住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顺着他美好的脸蛋淌下来。敌军来犯,父亲和弟弟不在,军队大部分不在城中,援军迟迟未到,眼睁睁的看着保护自己的人们一个个前仆后继地倒在血泊中,只身被抓来到敌军的城池,再坚强的人也会害怕,也会发抖,会流泪吧?更何况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呢?
“……艾汀SAN……其实,我觉得,艾汀SAN很伟大哦……居然能一个人守城……”少年急速的搜索着脑中的词汇,希望能安慰这伤心哭泣的少女,但少年知道这也许根本没有多大的用处,“而且害死大家的绝对不是艾汀SAN啊,只有艾汀SAN平安地回到优古维才是对牺牲了的人们的最好回报……应该是这样吧?所以,放心!凭我的技术一定会让艾汀SAN逃出去的!!”迪奥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自信说出这样的话,他只是不想让眼前的少女得到一份安心,哪怕是一点点,透过真诚与认真的绿眼睛盯着艾汀,希望得到信赖与认可。
“恩!”察觉到少年的用心,艾汀擦干了眼泪,“的确不能就这么放弃呢!还有,以后不可以再偷东西哦!”
“啊……恩……”(为什么又提这事啊?!脸红+青筋)
而就在此时,牢门开了,来者对两人来说都很陌生,棕色的头发遮在白净的头巾之下,是一位英武而俊俏的青年。
“我是威尔丹的第三王子扎姆卡……”
……
这一夜是阴天,月亮被云遮了起来,只透过微淡的月光,玛法城郊的那片森林格外阴暗,茂密的群树如鬼一般直立着,森林深处透出一缕细小的火光,旁边是一个极其简易的小帐篷。
盗贼菲娜坐在火堆旁像欣赏宝物似的细细看着自己的短剑。银白的短剑在火光的映衬下泛着些微的金色,明晃晃的,锋利非常。菲娜出神地望着剑柄上那颗绿宝石,而如同这宝石般的一对眸子却又映入她的脑海。
“那个笨蛋居然那么容易就被抓了,真是……难不成还要我去救他吗?呸呸!凭什么嘛!”少女使劲地摇着头,双眼却又不自觉地被剑上的绿宝石吸引了……
玛法城角。
“艾汀,快带着那个小鬼一起逃吧。拖拖拉拉的话会被甘多鲁夫大哥发现的!”扎姆卡急切地催促道。
“那你……”
“我当然不认同哥哥们的做法,但也不能背叛父亲,所以我必须回威尔丹城劝阻他继续这场战争!”
“是啊,这种无意义的战争应该尽早结束,拜托你了……”
迪奥在一边撅着嘴催促道:“艾汀,快走了啦!再被抓到,一定就没命了!(你们卿卿我我够了没有!青筋)
扎姆卡皱了皱眉头:“迪奥,你会被抓是因为偷东西,可以说是咎由自取!是艾汀说无论如何都要带你走我才放了你,你最好能遵守约定!!”
迪奥有些不耐烦,嘴撅得更高了:“是,是,我答应过艾汀了啦!”(你嫉妒啊?!)
“那就?快保护艾汀走吧!”
两人借着微弱的月光,向玛法东郊的森林前进,毕竟那里是很好的藏身之所,然而进入森林不久,原本的寂静就被追兵的呐喊打破了……
仍旧是暗淡的月光下的森林,而此时却不同于以往般平静。
“抓住那两个人,甘多鲁夫大人说了,死的活的都可以!”凶神恶煞般的声音。
一队手执利斧的彪形大汉在树丛中追逐着前方不远处两个体形远比他们弱小的人影。
“艾汀SAN,快,快点!否则就被追上了!!”迪奥拽起双手扶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的艾汀继续向林中更密的地方奔去——大概她从来不曾这样快速奔跑过吧?而迪奥则感到身子比平日重了一倍,毕竟他拖着艾汀实在不易。
不幸地,追兵们达成了他们的第一目标。
一个急功的士兵抢上前去,恶狠狠地朝着护着艾汀的迪奥一横斧劈去,妄想轻松容易得就取得他的首级。
然而迪奥又怎么会让他轻易得逞!一手将艾汀往后一推,同时蹲下身子,斧子就这么从他头顶的空气中划过去了,而从不可思议的角度,迪奥手中的铁剑已然刺中了对方的手臂!
急功近利的敌人疼得嚎叫着扔下斧子逃了,他还没发觉,自己腰间的钱袋已不知所踪。
追兵们终究不是呆子,见同伴吃了亏,总不会一个人一个人送上来重蹈覆辙,而是一齐向猎物扑来。一对一,迪奥不会太吃力,而一对多,就凶多吉少了,他被抓就是最好的例子。
“艾汀!快点逃啊!!”迪奥尽自己全力不让敌人伤到艾汀。
“但……但是……我不能留下迪奥你一个人……”艾汀也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一方面她不想拖累迪奥,另一方面有不能扔下他一个人。
凶恶的一斧又劈向迪奥,而他现在的姿势极为不利!天啊,这下子死定了!这么一句话闪过他的脑中。他本能地闭上双眼,缩着脖子。
“叮——”一声武器的撞击声,清脆而又有力度。迪奥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褐色的倔强短发——对他来说也就是一切灾难的元凶——菲娜。
“我怎么有这么一个呆子拍挡啊!带着金发小姐一起逃啦!笨死了!别担心我,我有绝招!!”
迪奥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信赖她,很听话地拉着艾汀逃向森林深处了。
“FUFU,见识一下菲娜的逃脱必杀技哦!”说着,她掏出几个球状的东西,向地上一扔。那玩意儿爆开来,不过那威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但是追兵却一个个打喷嚏流泪,一副狼狈至极的样子,再也无法执行他们的任务了。
第二天清晨,绿眼睛的少年坐在威尔丹湖畔,呆呆地望着波光依旧的湖面,站在他旁边的是褐发的女盗贼。
“昨晚多谢了……”感觉有些不大情愿的语调。
“恩~~~——(斜视)干这行多少为自己留点后路啊!”
“菲娜很强啊,到底是什么人呢?”迪奥总算问出了困惑已久的问题。
干干的一句话传入迪奥的耳朵“甘多鲁夫的女儿。”
迪奥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痴痴地望着眼前的少女,乒乓球一样的眼珠可以摘下来塞到他嘴里,着表情持续了足足有十秒。而菲娜嘴角一撇,划过一个弧度:“这是不现实的!”
然后是爽朗清脆的笑声:“哈哈哈……你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
被耍了的迪奥涨红了脸,恨不得把正在狂笑的某人推进湖里。
菲娜笑够了,对迪奥说:“不过话说回来,你给了艾汀一根破杖子后就说BYEBYE了?不去追吗?”
“……不是破杖子……是我的收藏品之一的传送杖……”
“我不管什么杖子,你真的不去追她吗?不去吗?”
“…………想去……”
“说实话才好嘛!!一起走吧。”
“恩!少年立刻起身。“快来,菲娜,趁现在辛格尔?大人的军队还没走太远!”
“好。”少女又出神地看了看短剑上的绿宝石,对湖面一句低喃,“迪奥的绿眼睛……好漂亮……”
“菲娜!一个人说什么呢?快来!”
“唔~唔~没什么,来了!”轻吻一下短剑,菲娜向迪奥奔去。
威尔丹的风波算是平息了。迪奥和菲娜在艾汀的推荐下留在了辛格尔?军。然而和平对人们来说,仍旧是一种奢望,野心勃勃的亚古斯多利亚的国王夏卡尔也妄想趁此时机进攻古兰贝尔,并因此囚禁了前来阻止发动侵略战争的诺迪翁国王艾尔托沙,同时大军向诺迪翁开进。诺迪翁的拉可西丝公主向辛格尔?军发出了救援贴。
此时的迪奥和菲娜正在往诺迪翁的路上。
“迪奥!不要跑那么快啊!辛格尔?大人和乔安大人他们带骑兵队先行了啦!我们脚程虽快,也比不上马的嘛!”菲娜似乎有点抱怨。
“……其实我是想早点见到拉可西丝公主,”迪奥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听说她是个大美人!”专注于自己精神世界的迪奥似乎并未觉察到菲娜脸上的一抹不快,只是见到她又摸了摸腰间的那把短剑。
“菲娜很宝贝那把短剑啊?”
“……(青筋)当然啦!那可是我的宝物!而且……”
“菲娜!!”迪奥惊喜的叫声打断了菲娜接下去那段重要的话,“那边有样宝物哦!”
“哼,我也看到了,谁先抢到就给谁!”菲娜一副不服输的表情。
两人以惊人的速度冲向前方不远处草丛中的一件闪闪发亮的东西,迪奥一把抓住了“猎物”,而菲娜好象迟了那么一点点,将手按在了迪奥手背上。
出于女生的矜持,菲娜马上将手移开,脸上浮出一股红晕:“让给你啦!什么好东西?”
迪奥将那东西打量一番,显出一点失望的神情:“唔……对我们来说一文不值啊!是把盗贼剑!”不过他马上又开心地笑起来,“不管怎么说也是稀有品,卖了一定值很多钱!!”
“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说不定有什么用处呢……那么,还不快走,去见‘美丽的公主’吧!!”也许这把剑,对菲娜来说也是有着极不寻常的意义吧……
而当迪奥和菲娜见到那位公主时,他们拥有的情感在那一瞬间只有感叹吧:虽然和艾汀都是金发,但感觉却有极大的差异,艾汀是温和而柔美的,而拉可西丝公主却给人以精明好强的印象,并带着魔剑血统所独有的吸引人的魅力。更不可思议的是她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但却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她让迪奥和菲娜叫她姐姐。
而在短短的几天,迪奥便和拉可西丝公主混得很熟,相对地,在迪奥面前,公主悲愁的神情出现的机率明显得曾加了。也许对拉可西丝来说,那份好强在亲切的人面前,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拉可西丝姐,光这么担心会弄伤身体的,要打起精神来啊,这样才有气势和敌人作战嘛,也可以更容易地救出艾尔托沙大人啊。”
“……我知道……可是……”这样的话相信美丽的公主不止一次听吧?可是人的感情又怎么能够理性到象快冰呢?
少年见金发公主仍然提不起精神,便在腰包中掏了半天,摸出一把形状奇特的短剑来。绿色的眼睛盯着看了片刻,似乎在思索什么。
“这个……送给拉可西丝姐!是很有用的剑哦!”
“……给我?”
“是啊,我觉得让拉可西丝姐有精神的礼物,漂亮华美的缎带应该比不上好剑吧?呵呵。”
“谢……谢谢!我就不客气喽!”
“恩,拉可西丝姐还是笑起来好看!以后不能垂头丧气了,拉勾!”
“E!一言为定!”
公主伸出小拇指和少年拉勾勾……
而这一切都映在了这些天被冷落了的菲娜的眼前,她是那么地关心那对深深吸引了她的绿眼睛的一切!此时,她只觉得心到喉咙的那一段似乎被什么噎住了,难受得要命,然而哭却哭不出来……
也许命运之神当真将捉弄地上的子民做为自己快乐的源泉,悲与喜就那么交替地出现在不同人的身上。艾尔托沙王被囚禁的事件结束了,金发公主也恢复了往日笑容,然而事情却往往不如凡人期望的那么般简单。笑容似乎也出现在离开战争的亚古斯多利亚民众的脸上,但笑容的背后却隐藏着不安与恐慌的种子,因为这种笑容建立在一种叫做“强加的和平”之上,公主的笑容背后似乎也隐藏了什么……
很多事情,不如所料,也未必意如所料,却每每恰如所料,就像这打破了短短不到一年和平的战争,而这场战争,又常带给了迪奥和菲娜太多的感慨。留在脑中的印象,每每挥之不去……
不管是十字军的逼人气势和魔剑米斯特尔汀的寒光带来的鲜血,还是那勇于立在狮子王那高高的?色骏马前的纤瘦的少女身影;不管是噩耗带来的少女的无尽的泪水,还是顺着骑着白色龙驹的少女手中,大地之剑淌下的血水;不管是蓝发的青年骑士那无助无奈的眼神还是辛格尔?大人对妻子失踪感到不安与焦急的表情……这些事,他们怎可能忘记?
曼丁诺城郊的海滩,血似的夕阳侵染了天空,似乎想将地下的万物也和它同化。菲娜一个人望着海面发呆。小规模的战事还未结束,而迪奥却失踪两天多了。这些天的事又常常绞在一起在她脑海中闪过,眼泪便自然地滚下来了……
忽地,一只拿着手帕的手伸到菲娜面前。
“?拉可西丝姐?你……艾尔托……”金发公主的摇头与叹息和无奈的苦笑打断了菲娜的笑。
“只是想散散心而已,没想到碰到菲娜,聊聊吧……”
“唔……”有点不敢抬头看金发公主的脸上的神情。
“哥哥是为了他的信念而走的……为了他的美丽的亚右斯多利亚,我……答应过他,要坚强……所以我……不流泪……”金发的公主颤抖的身体告诉菲娜,她在忍啊!
“所以菲娜也要坚强啊,喜欢迪奥吧?”
“唔恩……”
拉可西丝淡淡的地笑笑:“一眼就看得出来哦!在这样的世代,活着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要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就更不容易啊。” 虽说是聊天,但也许这句话是公主对自己说的吧。
“夕阳好美啊……”
“美?”在菲娜心中,这血色的东西也许以前很美,可是……
“不是吗?也许活在这种时代,是一种考验……也许我们可以从各种不同的东西发现它们的美来安慰自己吧……不用担心了哦,迪奥回来了的样子!”
菲娜顺着拉可西丝所指的方向望去,迪奥很兴奋地向自己跑来。
“我不打扰了哦!”
“拉可西丝姐……真的,谢谢!!”
“菲娜!!有好东西给你哦!来看看我这两天的收获!!”
迪奥递过手中那把泛着蓝光的逶明的流线型的剑。
“这个是……传说中的魔法剑?”
“对!风之剑!”迪奥显在脸上的,依旧是那纯洁而毫不加修饰的笑容。
“送给你哦!这样菲娜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了!”突然,迪奥变得很认真。
“菲娜,这次战斗,好惨啊……而且……蒂亚多拉小姐也……我……我觉得有些话……”
迪奥的脸红了起来,“我……我喜欢菲娜……真的,我不想失去你……我知道我没能力保护你,所以你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我……呃……”
也许迪奥还想说什么,菲娜望看他那双直率的绿眼睛,然后,两个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西连西亚城郊的一个宁静详和的小镇,一位金发的男子静跪在一座简朴的墓碑旁,碑上镶嵌了一把精巧的带着绿宝石的短剑,碑上的刻字——我的爱妻——菲娜……
而男子似乎在对着它倾诉着什么……
“菲娜,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那,有好多话想和你说说……”
“记得我们第一次来到西连西亚时是冬天,你看到雪时,那么兴奋,居然向辛格尔?大人掷雪球,哈哈,那种笑容是一生都难见到的呢。虽然在西连西亚的时间只有一年,而且还夹杂着争夺王位的战争,但是那年大家都很开心的样子……西连西亚真是个美丽的地方啊,于是我们也决定等这场战争结束,我们就在这里定居,没想到竟然成真了呢……”
“但是战争的结果,真是史料未及呢……巴哈拉之战,真是惨烈啊。乔安大人和辛格尔?大人那么强的人居然都……大家也被乱军冲散了,不知所踪……法拉的怒炎充斥着整个首都,那时,我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希望,是你在群敌乱攻之下拉起我,敏捷地回避开那气势逼人的火焰与刀剑,然后,我们到了西连西亚……看到你那灵巧的身手,怎么也想不到……你会因为不治之症而………………“男子说到这里,哽咽了……
“啊~不说这些伤心的,说到今天特别是因为解放军终于胜利了,是啊……辛格尔?大人的孩子,圣王塞利斯击败了暗皇子,削灭了罗普托教团,以后迎接人们的应该是和平与重建吧。这件事不管是对于经历过上次战争的我们,经历过这次战争的他们,还是所有受苦受难的民众,都是一件好事啊。希望今后,每个人都能得到幸福。我承认,我不是很幸运,但是我很幸福……因为你……菲娜……”
男子轻轻起身,微风吹动他的金色长发,他望向蔚蓝的天空,轻盈的白云漂浮着,偶尔几只鸟儿掠过……对着天空的,是那一对亘古不变的清?透明的绿眼睛……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だけに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HN:
玉葱剣士
年齢:
33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5/04/24
趣味:
ACG
自己紹介:
各种爬墙中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ヴェルダン湖畔喫茶店
トラキア反響壁
最新CM
[12/27 咒]
[12/27 咒]
[12/04 洋葱]
[12/04 某狐狸]
[10/18 水冰?]
ブログ内検索

Copyright © ユグドラルの軌跡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Template by Inori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