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約束のない明日であろうと 君の立つ場所に必ず舞い戻ろう
[13]  [12]  [11]  [10]  [9]  [8]  [7]  [6]  [5]  [4]  [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呼……热死了……”今年15岁的狄特里希长长地叹了口气,把整个身子扔在了维也纳历史学院的宿舍中并不是那么舒适的床上,“最讨厌这种又漫长又闷热的夏夜了……更让我受不了的是这里一成不变的无聊气氛啊……”一边抱怨着,狄特里希边闭起眼睛蹭着这宿舍唯一另他满意的软软的枕头,长而翘的睫毛在雪白的枕巾上的轮廓格外明显,“啊……魔术师那个混蛋。说什么有重要任务……不就是很闲地天天光顾没什么人去的图书馆么,还害我兴奋地跟过来,却打从一开始进入这倒霉学校起就没到宿舍里来看过我一眼。上课的时候也没给过我好脸。气死我了,就算我吃了你8年冰淇淋加巧克力加布丁,你也用不着在那么多比我大得多的学生面前打扰我和睡眠之神的约会啊。算了算了反正我的考试成绩足以让那堆所谓的研究生们瞠目结舌,就象他们看到我的脸一样。”狄特里希不耐烦地从床上一下子爬起来,对着窗户外面自娱自乐地开着演奏会的知了抱怨道:“吵死了啊,和那该死的魔术师在一个品位级别上就别吵,要听还是得听‘音乐家’指挥下的古典交响乐么!”知了当然没有理由会听懂年轻的操偶师的抱怨,仍然沉浸在属于它们的欢乐中。狄特里希那对形状美好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再不找一些乐子我会发霉的……真热……”倒在床上的操偶师就这么熟睡了过去,随着浅浅的富有规律的呼吸,线条优美的前胸也一上一下地起伏起来。明净的玻璃窗外夜空的群星忽明忽暗地散发着柔和的点点光亮,一弯新月轮廓分明,遮挡了她附近的微弱星光。夜风轻抚挂满浓密绿叶的树梢,知了依旧不知疲惫的把宴会进行下去。
夏日午后的阳光只有用毒辣来形容,尤其是象维也纳这种靠近地中海的鬼地方,一到夏季雨量也格外的稀少,而使原本心情就不佳的操偶师的心情变得更加烦躁的是一个从原本不可能有人在的囤积着霉菌的图书馆内部资料室里出来的女学生。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现在那间即使是仲夏也是潮湿阴冷无法受到阳光眷顾的资料室里现在是有人的,并且那人就是造成操偶师心情不佳的元凶。
几乎是用踹的姿态迫使老旧的木门被无辜地敞开,有着美丽容颜的少年走到了正在埋头苦读的长发男子的书桌前,从他手中将页面泛黄的书抽出来,“《2500-2800三百年科学总概论》?真是无聊……你就在这里摆弄这些破烂?魔术师?”
“魔术……师……你那是什么口气啊,和冰之魔女的口吻倒是出奇地相似嘛……”
“哼……”不以为然的冷笑了一下,操偶师别有目的地嗲嗲地说道:“老师~自从看到老师第一眼我就开始喜欢老师了~所以~无论如何,请您和我交往吧~~☆”接着又将双手摊开在前胸,一副陶醉的表情,咂了咂嘴,“真?慕啊~”
“狄特,别闹了……你下午不是还有课么……”将方才的书从操偶师手中拿回的长法的男子长长吁了口气。
不知是因为炎热还是生气还是别的什么,脸颊微红的操偶师扭头就向门边走去:“啊啊啊,反正我对于正沐浴在古人们无限知识中的魔术师大人只是一只碍眼的虫豸而已。”
“狄特……”从那平静的口吻里很难听出其中夹杂了难以捉摸的感情。
“拜拜。”
饶有兴趣地望着少年的背影,还不忘记捉弄一下心情已经降到史上最低的操偶师:“狄特,领带松了哦。”
“罗嗦!!!”操偶师自己在目前也无法了解到自己那乱的如麻的心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忿忿地朝实验室的方向走去,途中,碰到了他的字典里所谓的猎物。
那是两名谈笑风声的女子,其中一名,就是刚才从那资料室中出来的女生。这个小恶魔的嘴唇划过一个诡异的弧度。
先打招呼的正是那女子,确实是叫做罗沙吧:“我们的天才美少年罗恩格林,中午好啊~”
觉得自己的同伴措辞欠妥的芙劳用手肘捅了捅同伴:“罗沙,这样说很失礼呀~啊啊,罗恩格林少爷,你好,我为同伴的失礼道歉。啊,对了,今天的课程取消了。”
狄特里希保持着天使一般的笑容,将右手放在胸前行了一礼:“两位女士午安~啊,不是什么值得道歉的事情哦~芙劳·修奈铎女士。”说完,他牵起罗沙的手,在手背上轻轻一吻:“我倒是认为罗沙·吉普利尔女士才是拥有天使一般的美貌哦~特别是那乌?亮丽的长发,在下真是非常喜欢呢。”
相对于还楞在原地的罗沙,芙劳的脸却先红了起来。而在这个空挡,狄特里希慢慢地凑到罗沙的耳边喃喃低语道:“劝你还是放弃我那个差不多是个禁欲主义的哥哥吧~而且,就我所知,他是不可能喜欢上任何人的哦~~”离开如石像一般僵立着的两名女性,狄特里希意味深长地回望着两名女士,露出灿烂的笑容,宛如盛夏的阳光。
不过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某人就自动屏蔽了一些话语“听到了吗?芙劳~狄特说他喜欢我哦~~~哈哈哈~”丝毫未察觉,或者说根本不屑于察觉同伴脸上的神色的罗沙肆无忌惮地笑了出来。而远远听到的狄特里希只是改变了一下嘴唇的弧度而已,这让那笑容显得格外的轻蔑。
当那精力充沛的太阳终于也感到无聊而没入地平线之下,又是一个闷热的夜晚。狄特里希按照惯例抱怨了一通后正打算和床铺亲密接触,不想白天布好的陷阱中天真的猎物已经踏了进来。
狄特里希故意不将散开的衣襟扣好,露出那凹凸有致的锁骨线条,打开了被敲得咚咚的门。“诶呀,原来是修奈铎女士……真不好意思……”
未等狄特里希将“欢迎”两字说出口,芙劳先开了口;“那个……虽然,罗恩格林少爷早上说喜欢罗沙……可是我还是无法抗拒自己的真心……我从您转学来开始,就一直没有将目光转移到其他人身上……其他人把你当小孩子可是我没有……因为我真的……好喜欢您……”
狄特又露出那优美得不似人类的笑容:“我也是啊~”
“可是……”
“没听懂吗~?我喜欢的只是吉普利尔的头发而已啊~”
还没等到芙劳反映,狄特里希的柔软的唇已经贴上了自己的……
良久,狄特里希说道:“这样,就能明白我的心意了吧~?还是快点回去吧~晚了让你碰到危险就不好了哦~”
望着楼下远去的娇小身影,操偶师露出了特有的坏笑:“真是……两个虚荣的女人……不过这样就好玩了……呵呵”
在相隔了一个花园的女生宿舍中,芙劳以高傲的姿态对着罗沙将狄特里希的话一字不漏地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目的就是为了让某个自做多情的女人再无颜面在自己面前摆架子。不时还夹杂着嗤嗤的笑声。
睡觉前撒下的种子在一觉醒来后就成为了参天的大树并且结满了丰硕的果实这对播种者来说无非是最棒的事情了吧。
学院的湖畔边,嘈杂地聚集了几乎校内所有的好事者。女尸,死因是失血过多,身上有多处被水果刀所刺伤并且还有很多被掐过的痕迹。在一旁的则是被警察拘捕的嫌犯。
狄特里希踩着轻快的步伐走向嫌犯,在距离她5米的时候放慢了步子“啧啧,真是可惜啊……本来是个那么光彩动人的美人,现在真是惨不忍睹哦~再怎么美丽的女人啊……被叫做虚荣与嫉妒的噩梦缠住的话都会变得丑陋不堪呢~我说的对吧,吉普利尔女士~”
然而女人却什么都没听见一样,一下子抱住了狄特里希的腰:“你是喜欢我的对吧?那些话都是骗人的对吧?你看,现在芙劳不在了,你就会喜欢我了对吧?”
狄特里希就象上次一样凑近了她的耳边“我可是一向对一个刚被人甩看到谁夸了下自己就马上转变心意的水性扬花的女人敬而远之的哦。”说着,狄特里希像抖落一些碍眼的虫子般地打开了罗沙的手。
这一下好象惊醒了她,她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开始哈哈地大笑起来,之后又默默地问道:“你不是喜欢她么?为什么没有一丝哀伤?”
狄特里希叹了口气“哎呀……我是喜欢她呀,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很好的……玩具啊~不过,没有一个15岁的人会为自己坏掉的人偶而伤心欲绝的吧?”
此时此刻的罗沙终于了解到了一个残酷而残忍的现实“你,你这个恶魔!!!哈哈哈!呜呜呜!哈……”现场的所有人看着这个精神已然不正常的怪异女人,议论纷纷。其中传来一声清?透明而稚气未脱的声音“你弄错了哦~我说的话,可是全部都是骗·人·的☆”
“那么大的事情,是你闹出来的吧。”嘴里吐出淡淡的青烟的魔术师靠在墙边对刚喝完自己带来的咖啡正回味着的如同美丽的瓷娃娃一般的操偶师说道。
“才不是~我只是当了一下催化剂而已~~~~~嘿嘿”一副明知自己错了还在耍性子不肯承认的表情。
“任务已经完成了,需要的资料已经到手,明天就可以回塔了。”魔术师陈述着自己的发言。
“~太好了~伊萨克~请我吃冰淇淋!!!!!”内心高叫着“终于解放了”的操偶师差点蹦起来。
“不过啊~狄特,这次你做得太过分了哦,你可别以为我蹲在资料室里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蒙混过关啊~对于不听话的孩子做监护人的就得给予惩罚啊~你不对?”
笑容僵硬在一半的人偶师开始大声拒绝:“我再也不要在你制造的一堆奇形怪状的玩意的包围下听你那要命的说教!举止的幽雅和品位的低俗成正比真是说的好啊……啊……你干什么!臭魔术师!!”
狄特里希的后半句话被扔掉抽到一半的雪茄,用鞋子将他捻灭的凑上前来的伊萨克吞到了嘴里。温热的舌尖不由分说地撬开狄特里希的双唇,开始从上颚到牙关无一例外地肆虐过来,甚至是舌根。开始是想大声反抗的狄特里希则慢慢地沉浸在那烟草香味和少许的酒味以及高超的技术中,闭起双眸,迎合着直到两个人也都快要窒息。
发现了自己的怪异的狄特里希猛地推开了占到自己便宜的魔术师“干……干什么啊!”
“这是惩罚你好的不学而学我最看不惯的那个女人的说话口气,如果知道反省,以后就不要再用‘叔叔’、‘老爸’、‘混蛋魔术师’来叫我……否则……”
“哼,否则怎么样啊?”明显是逞一时强的口气,“明明就是一把年纪了还装年轻~”嘴上当人不让。
皱了皱眉,嘴角抽动了几下的魔术师继续陈述某人的罪状:“谁说我是个禁欲主义者的?只是我的要求很高,可是要看准对象的哦。”
这才感觉到不妙的操偶师还没来得及躲便被魔术师一把抓住。“其实……你是喜欢这样的吧?”在耳边的喃喃的低语,充满了诱惑与性感的声音,使得狄特里希的脸颊就象白天日照下滚烫的大地,然而却又细腻如绸缎。
激情的吻如狂风暴雨般一路蹂躏过白皙的颈子,精致的锁骨。双手则是不规矩地褪下狄特里希那雪白的质地上乘的衬衣并用它将想要反抗的双手束缚在了后面。伊萨克忘情地啃咬着白皙的前胸因刺激而返着绯红的突起。
“伊萨克……不……”不安分的唇和双手一路向下,直到那最后的防线也被突破。
“那里……不行……伊萨克……”与断断续续而含糊不清的声音,迷朦的泪眼所相对的是身体感官的诚实,15岁的话,与年龄无关,相对于女人,男人更知道怎样让男人快乐。
“伊萨克……恩……啊啊……”突然袭来的剧烈痛楚让狄特里希失声而出,随之而来的是连自己也无法相信是自己发出的娇喘。
“和那毒舌吐出的带刺的言语相比,这还真是天籁啊……你说是不是,狄特。”然而说这话的伊萨克却没有给因为情事的进行而显得更加妩媚的少年回答的机会,再一次粗暴地堵住了他的嘴。
“好爱你……狄特……”
一边对轻易掉进魔术师布置的陷阱中的自己感到不满一边却渐渐地习惯了那份律动,开始迎合着伊萨克的动作。高级材质的衬衫早已不知滑到了哪里,狄特里希的双手缠上了伊萨克的肩膀。漆?的长法缠绕着汗湿的没有一丝赘肉而肌肉线条明显的身躯,每一刻都在升温的空气粒子,床铺发出的规律性的声音,在那一刻显得格外淫靡与罪恶。
释放完毕的伊萨克点燃了一支雪茄,远距离欣赏着犹自爬在床上喘息不已的狄特里希。由于羞耻和激动而返红的周身,比之前更加的惹人怜爱。“现在还说我品位差的话,可实在对不起自己哦……狄特……”
“哼……”狄特里希将脸不屑地转向墙壁的方向,接下来声音却清晰而幸福,“喜欢哦……最喜欢伊萨克……从第一眼开始就喜欢……”
“呵……你那是早熟还是缺乏父爱啊……”
“到底是谁毒舌啊……诶呀,你还是承认你是老爸了啊,哦,对咯,坏习惯大多得自父母的遗传哦,伊萨克……”
“服了你了……”
“喂……伊萨克……你不会一次就满足了吧……即使你满足了,我还没有哦……”一边吐出露骨的引诱言语,狄特里希一边拿下雪茄,啃咬着伊萨克的耳垂。
“你还真是不知满足啊……我的天使……”
……
超越了盛夏子夜的温度,掩盖了夏夜晴空的繁星,纵然可能连夏日仲夜的微风也经不起的恋情就这样开始了。
当第二天还未到阳光普照的时刻被一脸盆冰凉的水泼向身体而惊醒的魔术师一睁眼便开到一脸灿烂笑容的操偶师后才知道……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话说回来……男人的妒忌心也是可怕异常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だけにコメントする。)
無題
- -啥乱七八糟的捏...好长好长
林璇 2009/01/19(Mon)23:23:23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HN:
玉葱剣士
年齢:
33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5/04/24
趣味:
ACG
自己紹介:
各种爬墙中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ヴェルダン湖畔喫茶店
トラキア反響壁
最新CM
[12/27 咒]
[12/27 咒]
[12/04 洋葱]
[12/04 某狐狸]
[10/18 水冰?]
ブログ内検索

Copyright © ユグドラルの軌跡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Template by Inori
忍者ブログ [PR]